• →NYK→ENG - [记事本]

    2010-09-19

    Tag:LIFE

    给社长打了个电话,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觉得她过得还蛮有滋味的,滋味么自然有苦有甜。

    纽约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地方,真的还很好奇,全世界最发达的城市,还有那么多好学校,真的是蛮期待的。比起来New Orleans真的只是穷乡僻壤,但我总有一种直觉,我会对眼下这块地方更有爱。天生就没有对所谓国际化大都市的爱吧,在上海也是,尽管来回了不止10次,去表姐家依然会在出地铁站的时候走错路。

    昨天又去了那个教堂,中秋节有一系列活动,再次觉得他们人很好,还很厚颜无耻地拿了些礼物回来,还有一本新约全书。依然不能理解像环境科学系那个大叔,学术论文能上SCIENCE却对上帝那么虔诚,难道他真的不相信人是猴子进化过来的么?

    桃树叶给我打了个电话,英国打来的,听到她的声音还挺高兴地,一切顺利就好。我...在她打过来的时候在三国杀,结果分心了两边都顾不好,心里很愧疚,杀你妹啊...专心接电话啊混蛋!挂了之后,顿时后悔。

    明天必须写掉paper,必须复习化学。

    完毕

  • 不忙不担心 - [记事本]

    2010-09-01

    Tag:LIFE

    上周四爸妈就把学费汇了出来,到目前账户里还没显示出来,已经过了8月31日的截止日期,今天打电话给了ACCOUNT RECEIVABLE办公室,说还没显示出来不过让我别急。也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核对了一下给国内发的邮件,名字和学号都没错,账号也是用PDF原件发过去的,想来应该不会出岔子。可是1万多美金就在世界上哪个角落游荡还没着落就让我觉得压力颇大。

    明早有日语测验,实在是有够头疼,这50音真的是不好记。入门的一道坎啊。

    周五有shortpaper due,想来想去今晚还是挣扎着就写掉了,是关于马丁路德金的一封写给教士的信的评论。

    不过空闲下来的时间依然不会去打理那堆化学题目。

    其实自己最近比较文思泉涌,不过每当做完作业想写点什么的时候还是习惯于敷衍着记下大致的流程罢了。

    社长快去纽约了,和她聊天好像对方也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

    暑假三个月,我竟至于一次都没见到她,那张海报还是静悄悄地躺在我的房间里罢了。

     

  • 很久没写点博客了,近来事儿很多,也总在外面奔走,坐在电脑前不该如何静下心来写些什么,也没法集中精神读点书。

    上海实习了一周便回来了,觉得大概也许也是学了点什么,大约每天也就是花了在办公室里时候的5个小时看着各种各样的投行培训资料,也不知道多久之后我就会把那些忘掉。我不是个很能来事儿的人,何况这么个愣头青跑到这种高级白领乱窜的场合实习,难以作大声,整天面对着电脑还不敢聊天,只能在空余时间把东方财经网的各个链接点开来装字母,从证券基金看到外汇期货...

    办公室里其实人不多,大多数都流窜在祖国各地做项目。我的任务是给部门经理的秘书打下手,每天早上大约7点起来,骑着姐姐给我的折叠自行车到公交车站,先从杨浦坐到浦东再从车站坐到工作的地方,上海的早晨果然是相当的繁忙拥挤,基本上第一班公车下来我的双腿已经因为并太久而血液循环不佳麻木了...大约整个赶路的过程也得1个半小时,不过...反正我到了办公室也是空空如也,那个电动门也是早上再做打扫的阿姨帮忙开的,谢谢阿姨...

    上海好大,很难活下来,我在这个城市认识的人又那么少,在外难免得多提防些,活着就会稍微更辛苦些。我觉得家人因为表姐在上海所以总希望等我学成归来后也能在上海发展立足,现在的我对此实在感到这是种不切实际的奢求。然而当下能规划未来的同龄人本身就很少,想来现在就有谱了也少了点没谱时候对自己的宽容与期待吧。其实回来后偶尔会看到过生活时尚频道里那些寻访上海好吃的小地方的节目依然会分泌大把的口水,可惜现在来到上海,社长总是那么忙,片子总是那么忙,大家都那么忙,就别开玩笑了。

    回家之后房间又开始给我搞得很乱,桌子上床上都是我随手翻阅的杂志漫画小说,比起在那边大约主要只能读《黄金时代》的日子,回来后才发现自己这几年攒起来的杂书能给自己充实大把大把的时间。我打算卖掉些以前的教辅书腾出空间来,再买些喜欢的漫画和闲书做些新老交替。那天姐姐和我说她爸妈会抱怨她回来后房间又开始弄得很乱她就会反驳说这才有有人住在这儿的感觉啊,我觉得很受用,随手乱放书的习惯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奶奶的直肠癌手术非常顺利,最近躺在病床上慢慢地康复中,这是最近最重要的事情。

  • 如题

    本学期的社会服务算是彻底地做不完了,本来昨天早上应该去郊区挖土结果前一夜三国杀玩太久第二天实在是没法起来了。不过,之前的安排确实有点问题,如果我不是去玩三国杀的话就会去市区的某个酒吧参加亚裔美国学生会举办的一个很大的派对,我连免费饮料券都买好了,直到当天才知道那个party到2点半才有车子送回学校,想想看在和一帮老外喝酒跳舞与给研究生大哥庆祝生日打打三国杀唱唱家用KTV之间做选择,真的对于我来说至今没什么好犹豫的。

    春假已经确定了会去奥兰多,IRIS也在那边,大概26号那天能够陪我们转转,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剩下的门票开销大约又得100多美元,想想还是挺贵的。又及,为了准备可能去水上乐园玩,在两家不同的沃尔玛找泳裤均告失败,美国人真的很无趣,女装处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比基尼,男装却只有几条蓝色的沙滩裤,连条泳裤都没有,实在是有点不和谐意味的歧视啊。

    昨天似乎印象中把人生第一次和姑娘的拥抱献出去了,做完什么国际音乐食物节的志愿者发现晚上有个音乐剧课同学的独唱会,唱完后穿着拖鞋短裤长袖衬衫的奇怪装扮在门厅里晃悠偶尔发现认识的人打了下招呼发现没有人往外走,原来那姑娘唱完就从化妆间出来接受朋友的祝贺来了,其实当时的情况非常的混乱大家都挤在一个小小的门厅里,然而这一群人到了姑娘那里就开始出现三四个人的直线序列进行拥抱的祝贺,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也排进了这个队伍中和这个同学进行了拥抱,这姑娘很高,穿着高跟后拥抱的时候根本不用弯腰。当然,这种拥抱非常的礼貌,接触的部分是我的背和她的胳膊以及我的肩膀和她的下巴,仅次而已,然而我初抱被夺走依然有点紧张,差点想说NICE TO MEET YOU,幸好一个激灵赶快拐弯在NICE后说了个JOB,总算有惊无险...

    最近没怎么和家里联系,今天和老爸打了个电话也不过1分钟而已,总是有自以为优先性更高的事情在,甚至连发呆也是。不过大致上因为惰性的缘故自己也每天浪费了非常可观的时间,若是专注起来效率能得到很大的提升,上周为了周四的心理学考试特地在周三的时候翘了一节经济学课,在“这段时间是用翘课”换来的命题下果然坚持了近3个小时的时间读掉了很多心理学的章节,而在平时就做不到,想来明明其他空余的时间也是能利用的,自己的惰性实在是可见一斑。团长昨天告诫我无论如何还是早睡早起的好,想想还是对的,尽量一点一点地提早上床的时间好了。

     

  • 还是得出手 - [记事本]

    2010-03-06

    Tag:LIFE

    印象中已经很久没有来更新日志了,因为乱七八糟的事儿很多,自己有很多磨蹭时间的借口,什么新下到电脑里的游戏电视剧,常记在心里却很少实践的复习心理学讲义等等。一下子就会把写日志排到不很优先的位置,而每晚等到学习完游戏完的时候,我就主动去睡觉了。

    最近在看机票,越观望越贵,干脆下下狠心,打算这个周末和父母商量好就买下来,正好赶上世博,真的是没办法,大多1400美元最后的票都得倒三四班,还是早些出手较好。其实想想挺尴尬,5月份归国大家都还在上课,我留在这边也目前还不知道干啥不如回来省点生活开销(经过计算发现还是回国划算,哪怕往返机票也比3个月这里的房租等生活开销便宜啊)

    下周有数学和EXCEL考试,本学期想拿高GPA主要就是靠这两门了,哎,要不是心理学太难也不会如此紧张,但任何科目,能考的好都得尽量争取一些。这些日子才发现在这儿的国内学生,特别是研究生不乏清华北大毕业的高材生,本来对排名和美国大学没什么概念,这么一看一下子觉得自己档次一下子得到了飞跃...(其实平心而论是出于对美国留学的无知才会感到惊讶吧)有一种突然我考上一本了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