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降E调学不会,说到底还是读谱的问题,指法也成问题,问题问题,满眼的问题,今天好不容易改完了简历发掉了邮件复习完了天文写好了memo填好了报税单兴致勃勃地走到dixon一练长笛。一下子涌上来的挫败感仿佛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做。这个学期练得也少,就是个开窍的问题一直开不了,调的切换,指法的熟练什么的,完全不能掌握。

    今天和人说起自己做过的梦,对方听得直不起腰,情节之不合理听起来已称不上荒诞,只能说梦之一物本就可幻化至那种情状,现世界各种杂糅也不包含太多的逻辑,只是按照潜意识一幕幕地演出下去而已。

    对了,我有20首舒伯特的歌要在周五听完

    今天在复习天文的时候看到了各种日心说时代的理论,天球说,黄道12宫等,想想据今也不过百年罢了,这些观念就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说是颠覆也并不为过。先贤之说摆到今日也不过成为笑谈而已,但想来我现在的常识百年之后恐怕必会作古,若是现在太猖狂,也不过是犯了历史唯物主义的错误罢了。

  • 最近发现自己买的meal plan出现了系统故障,然后我每周能免费去学校的自助餐厅蹭吃蹭喝了...每周能刷11次,然后每周还能刷新次数,这么大的一个纰漏到现在还没更正我都感到不可思议。

    2012的US NEWS出来了....我校变成了NO.50。。。真没觉得有啥差别,不过鉴于地缘因素真的不能要求太高,我对自己学校现在已经有蛮深的感情了。

    今天由大二学妹引荐见了些大一同学...觉得自己搬到外面后已经成了传说中的人了,渐渐地和校园生活脱节。

    音乐鉴赏课的那5张CD非常的不错,现在听音乐渐渐地开始关注一些比较技术性的东西了。

  • 最近想吐槽的东西太多,脑子里神经千万条,发觉槽点的那根一定最发达,它连着眼球耳朵和我牙口不整齐的破嘴,遇见不平事就得说上一点。有的时候真的是为了吐槽而吐槽,当时也不觉得勉强,事后觉得都是可以不费那么多口舌一笑置之的东西。

    想了想,觉得应该刻意地收敛下比较好,有的时候面对善意的嘲讽,稳定地吸收就好,愤怒值上升后还会有攻击加成,长此以往,说不定战士这个职业也会变得很有前途也不一定。也许这次改革,牵涉到默默地改造自己笑点的重大工程,到底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

     

  • 走路的时候在背后被人拍了一张,因为曝光的时间实在太长就特别的科幻

    学校西侧的一棵大树,真的很大,此时已经是夕阳时分,阳光透过树叶错落有致地落在草地上特别的惬意舒服。

    两只小鸟,难得这么近还让我拍到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