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下子就到了4月,头上还有个愚人节,愚人节我去图书馆退掉了之前借的《四季》和《波莱罗》,借了柴可夫斯基的交响曲4,5,6和布鲁赫罗曼曲和培尔金特组曲。自己借碟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但也不是每一张都能遇到心仪的作品,有的时候一首交响曲也只是那一乐章突然在你心间荡漾起来罢了,最好的例子就是柴可夫斯基第四交响的第二乐章。

    用语言表述音乐是非常难的,本来觉得只有听了才知道,现在觉得,音乐的观感实在是太过见仁见智。别人喜欢的合不来实在无法勉强的。

    这周五是复活节假期,我很想说一些“终于能休息一下“的话,但回顾起来自己真的没有那么努力而拥有说自己能轻松下来的资格。

    笔记本的电源越来越松,接上电源断掉电源的标示在我的屏幕上跳个不停,上一台电脑用了2年算是寿终正寝,给奶奶用了之后反而散热也好很多运行也正常了,看来确实我的用法非常伤电脑。

    上个周日吧,给奶奶打了个电话,她声音挺高兴的,我这儿是晚上两点,聊得还是挺开心的,不过讲着讲着讲到她术后恢复的问题还是有点难过,还是劝她多走动走动,尽量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什么的。每次到这个时间点上就有点想家了,一年的大部分时光呆在地球另一边和亲人分开的感觉不好受啊。其实我不觉得留学真的是个围城一般的命题,毕竟在这边有那么多觉得挺好的人,在国内也有不想离开家乡的人吧,互相羡慕的情绪真的会是主流么?我不知道。

    今天抱怨起读书烦,已经考上哥大的一个同学跟我说: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其实平时就左耳进右耳出了,但细细琢磨琢磨,想想确实如此,毕竟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还没那么多,自己也算个小小的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了,哪来那么多抱怨。

     

     

  • 说谎 - [记事本]

    2011-11-15

    “你这一辈子大概没见过比我更会说谎的人。说来真是可怕,我哪怕是到铺子里买一份杂志,有人要是在路上见了我,问我上哪儿去,我也许会说去看歌剧。这太可怕了。”

    -----《麦田里的守望者》

    读到这句的时候,以前自己撒的大大小小的谎也在脑子里闪回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撒起谎来也信口拈来了,从无伤大雅到欺上瞒下,各式各样的谎,想来想去应该还是都撒过的。关于这种撒谎的常态,自己也常有体会,不敢兴趣的人来寒暄,对一群陌生人的敷衍,就随口说些符合常理却并不与自己经历契合的谎应付过去,或者就是打打哈哈一笑而过,都是常用的伎俩。这和信口开河提升自己在人群中的价值又不同,这些谎,真和假,大多数人们并不会在意深究,也不会衍生出更多的谈资,这样定义起来,撒谎就显得毫无意义了。大概只能归结于一种排斥的心态了吧,若是不喜欢,哪怕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和你分享。

    想起那个说谎者悖论,“我说的这句话是谎话”,这个问题不仅是数学且是哲学,这两门学问恐怕这辈子只能沦为课余的爱好而不能深究了。

     

  • 本赛季NBA总算告一段落,一干老将终偿所愿,感情上还是觉得很欣慰的。我昨晚下了个2003年马刺夺冠的纪录片,一路战胜太阳湖人小牛,这三支这10年来西部最风华绝代的球队然后打败如日中天的基德,王者之称当之无愧。8年后的今天,风水轮转,传奇作古新王当立,看似意外实则也是意料之中,东强西弱的口号喊了许久,这些年来,总冠军奖杯依然落在太平洋这边。

    前天朋友QQ被盗,因为有备注和聊天记录,完全没有被察觉出来,被骗了800块钱,这个数额自己颇为肉疼,但打给110一下子就显得狗屁不如了。那边的阿姨听了之后就显得性致索然,耐心地引导我,把皮球踢给派出所让我自己去做个备案了事。

    这几天网上基情视频越来越多了,我觉得这样很不好,虽然GAY确实帮我们闲置了很多妹子,但大家都是爸妈生的对吧,爸妈一般不可能是基友啊,你们这样弄,爸妈也很心酸的。

    牛肉滑7月份在上海上summer说是能转学分,他走之前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起,唉,有利好一定要共同分享啊同学们。

     

  • 昨晚和几个小学同学一起吃了顿饭,大家说起当年的趣事真是让人捧腹大笑,很多故事,如果不提也许这辈子再也回忆不起来。让我笑得都直不起腰,也许是太过动情,只是4瓶啤酒也让我有点昏昏欲睡

    很多以前国内只能网上联系的朋友现在也能通过短信的形式reach到了,方便快捷了很多。

    最近听了些民谣,一些小清新,努力把自己从瘦子所描述的那种太邓肯的气氛中拖拉出来,她也说不清这是个啥气氛,反正说一见我这样就是小清新的对立面,大概可以用“大不清新”来概括,总之你得想象这么一个看着就打不起精神的年轻人还整天吐槽自己得多让人讨厌不是么。

    其实,只是觉得很久没写日志了随便打打而已。

    哦,题目是很认真的告诫自己。

     

  • 最近学日文里的汉字,觉得和现代汉语实在是大同小异,大多差别也只不过是繁简之间的差别而已。就个人感觉而言,觉得繁体字挺好看,而且在象形表意上应该说更胜一筹吧。

    那這篇日誌就用繁體寫好了,如果是手寫肯定沒法子,上個月發現自己醬油不會寫,傻子不會寫,這跟語境或許有關係但也能說是盡然,只能說自己寫漢字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反過來,漸漸地瞭解到在什麽境況下可以幽默一把讓美國友人也一起樂樂。

    突然發現我寫日誌的腔調用繁體字全部寫出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既然是非常懶散隨機的文字,簡體就更加符合省力的要求啊。

    有個字讓我特別困擾,就是簡體字把愛中間那個心給拿掉了,就剩了一個友在下面,感覺上愛得就不那麼誠懇了,不掏心的愛,也就和歡喜相去不遠吧。歡喜這層,就少不了顧忌憂患得失之類的東西,沒法帶著癡念去做奮不顧身的傻事,也或許,關於深沉的愛,暗湧的愛我懂的不夠多,才著力于形式上的表現。愛的太用力,甚至到了對方退出便萌生萬念俱灰之意的人,雖然用情至深讓人感動,畢竟天涯何處無芳草,一走了之,也太讓自己托大了。

    以前在報紙雜誌上經常讀到些諸如心靈雞湯之類的文章,什麽男孩女孩如何在愛情中保護自己維持關係的文章,我記得有個台灣阿姨寫得又實在又溫馨,不過已經完全記不得名字了,可惜可惜。

    最近依然在讀《罪與罰》,進度之慢讓人髮指,不過心靈描寫之細緻生動挖掘之深讓人讚歎不已,深夜端著個itouch讀這本書讓我背部冒冷汗啊。

    每次寫日誌第二天都是要考試,這已經成為我寫博客的習慣了吧,早上統計晚上會計,有一種要掛的錯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