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2013 - [心血来潮的说话]

    2013-02-02

    Tag:

    最近依然在看<看见>,越读越慢,但是觉得这本书深度和说理都有一种很自然的适可而止,不说破,不说尽,绵绵不绝意味悠长,就像柴静的节目一样,我依稀也记得小时候她的新闻调查那种更加非黑即白不破不立的尖锐和现在<看见>里不卑不亢地观察与点到为止的情绪.大概算是种好事吧,以前对传媒学新闻什么的还有一点兴趣,如今完全荒废了,看到柴静书中对于记者作用的讨论,自己也再也触发不出更多的想法.也或许几年前还敢说上几句,现在就不敢了.

     

    这个学期一直很忙,虽然是尾声但是课业的负担一点不见轻松,和声学得极为被动,基础差,学什么谱曲的技法都比别人慢都比别人笨拙;没受过专业的训练,耳朵听不出和弦的阶数,上课好比抓瞎.周三晚上写作业写得气闷,想着放弃,还埋怨自己,但平心而论自己投入的时间也少,非奇迹出现也不可能就突然开窍.

     

    总之不影响我欣赏, 没关系.

  • 考完GMAT,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不管考得如何,最大的想法就是终于不用再碰这货了,真好玩,明明自己也没有付出太多努力。

    申请也变得很赶了,真的是...非常草率的申请啊,gmat也是拖到如今才考掉。

    其实最近最想好好运动,不过貌似没这个机会了,周末去打了会儿篮球腿脚是真没以前利索了,多少讲到底还是自己懒啊。

    就我而言,机会都在那儿,一切都是懒或者不上进而已不是么。

     

  • 擦,新学期来了,放假结束了

    想了想从27号回到新奥尔良足足也有两周,自己做了些什么也不甚了然。大概最大的成就是把第二次OG在室友电视还掉之前通关了......63关的游戏就这么被我半个月断断续续地拿下了......唉,真想喷自己。但一个人的这些时间这款久违的机战确实也填补了我很多的无聊时光,大概如此,过去过去了也不愿再追究了。

    也许我该传一些照片,很久没有拍照了,放假也算去了扭腰看了马刺比赛什么的...

    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学期GPA是多少了...找到工作或者申上研究森了谁还在乎最后一个学期G点呢...

  • 流星 - [记事本]

    2012-12-28

    Tag:

    12.26号,坐在从夏洛特飞往新奥尔良的飞机上,我无意中转头窗外,看到了一颗流星,就随手记了点东西,突然发觉我都不记得上一次在纸上写下一段超过100字的话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写了什么呢

    “第一次见到流星,泛着红色绿色的光,与其说它的轨迹是”划过天空“不如说以一个斜度径直地坠了过去,且流星的一瞬即逝比想象中更加刹那,我没见过昙(写的时候这个字还是拼音 - -)花一谢,但流星之短暂今日算得见真颜了

    虽然不时读到意如“人生如露如电”的比喻,我还是觉得从自己的感官出发,生活是一件漫长具体切充满波折与细节的艺术品“

    唔,打出来发现未必超过100字。

    就像我写完也没有想到自己忘记许愿了一样,不过流星既然那么短,必定是只有守株待兔才有充分的准备才能许愿的吧。说起来今年的生日一些同学聚在一起给我许愿,我自己关了灯看到蜡烛才开始琢磨自己该许一些什么愿望才好。一年一年,我也从来没能记得上一年的愿望,也不知道它们实现与否,就像现在我也不记得10天前我许了什么样的愿望一般,但无论如何是好事的话,实现就好了。

     

  • 2012 - [记事本]

    2012-12-15

    Tag:

    今天写了4个小时的case,累得很,但写完自己都觉得自己言之无物,学的知识还是死的,没能应用得很好。

    不过总之这就是在美国第三年的一个小逗号

    寒假,多运动,多看书,好好准备G马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