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月12日是瘦子瘦老师的生日,4月初的时候讲起这件事我又把日子记错了,弄得瘦老师龙颜不悦。我后来才明白我集成11号是因为有时差的关系,美国的11号时瘦子已经开始过上生日了才闹了个误会。

    这一年和瘦子的联系又减少了,她自从当了辅导员后也更加繁忙,整天要替一群新生操心,加上时差,联系更不便利,频率想来也是情理之中。我整体和国内同学朋友家人的联系就处于一个逐年递减的状态,但这并不能从另一个方面体现出我生活就那么地融入美国的形式了,思乡情切,思友情切,其实每年并没有改变多少。但我似乎也不能做的更多,例如近来国内禽流感这件事,我也只能默默希望在江浙沪的朋友们自己小心。对于瘦老师,我也是这样的无力感,想关心又不得其法,想问候不知其意,我真的有些惧怕,再过些年,倘若依然远隔重洋,朋友如我和瘦老师也会不知不觉淡漠下去。

    不知道,也不敢多想。

    在过生日几周前,送了一张海菲兹的CD给了瘦子,其实现在想来有点后悔,应该挑一张更重情而非重技的碟。但这张碟对于我意义非凡,还是挺期待她的听后感的。

    哦,对于这一年还是没找到女朋友的事儿,还是想和瘦老师说句对不起,虽然今年真的有一种让我自生自灭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个话题就突然有些开心。

    二层姐送了瘦老师生日一大捧花,真的好华丽,要有姑娘对我这么做我一定嫁给她。

    这个博客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人会来看,但倘若还有人,相比瘦老师还是在的。

    瘦老师我很想你,这一年我们都很辛苦,我们都要保重身体,zz祝你生日快乐。

    就这样吧。

     

  • 胆怯的我 - []

    2013-04-05

    Tag:

    一怂怂一生

    怂这个字居然是从加心,这是多么的不科学

    不知道说什么好,下次一定要想到什么随手记下来,否则日志以后越写越短就跟微博一个德性了。耐着性子多记下些东西还是一个很好的习惯,若是丢了恐怕真的很难找回来了。这几天学校上课的事儿临近收尾,忙得不可开交,

    最近因为研究生申请的事儿陷入一种低落的情绪中,觉得事情在被不由自主地推到读研的这一边,回复杜兰的录取需要1000美元的押金,如果交了这个押金又没有被BC和罗切斯特录取,那么恐怕一定会在杜兰继续读研了;应该说,如果交了这个押金,我就肯定读研了,一想到这儿就有些烦恼。想好的先进入社会磨练自己的愿望就恐怕被白费了,美好的校园时光即将被自己消费的差不多,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一想到以后就眼巴巴地要挤进金融业的圈子也让我浑身不适,自己对这个行业有多大的热情自己有数,自己物质上从来没有那么大的需求,想来想去觉得干什么不都是搬砖,也就渐渐平衡一路下来了。

    无论如何,哪怕读研究生,也想换个环境再开开眼界,NOLA虽好,终不是久留之地;诶

    NOLA 虽好...岂止是"虽“

    大约鼓起勇气,这里就是我第二故乡吧。

  • 不多说 - []

    2012-10-01

    Tag:

    中秋快乐

    国庆快乐

     

  • 最近在读罪与罚,那种对于心理活动入木三分的描写让人直冒冷汗。

    快深夜2点了。。。还写个那么欠的标题的日志

    表姐说让我写点游记,说以后有助于就职,蛮神奇的。那就试试吧,

    我不知道写什么了

    如果看到的人就随便骂我几句就好,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