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完GMAT,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不管考得如何,最大的想法就是终于不用再碰这货了,真好玩,明明自己也没有付出太多努力。

    申请也变得很赶了,真的是...非常草率的申请啊,gmat也是拖到如今才考掉。

    其实最近最想好好运动,不过貌似没这个机会了,周末去打了会儿篮球腿脚是真没以前利索了,多少讲到底还是自己懒啊。

    就我而言,机会都在那儿,一切都是懒或者不上进而已不是么。

     

  • 诶。。。。今天又没吃早饭,诶?真的没吃么?是的,就吃了两片威化,还是香草口味的,稍微纯情了一点的口味,又喝了一杯很浓的咖啡,啊,什么口味完全没有记住,每天都是很随机的四选一啊,只是很白痴地在看喜欢的咖啡罐的颜色而已。

    然后...嗯,对,瘦子居然又过生日了!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又过生日!啊!我要专门写日志你也会老得很快,大家不都是很困扰吗!而且每年,都会上演减肥的桥段,把妹教导的桥段,不觉得大家的日子过得跟replay也差不多嘛!

    嗯哼,这篇日志的主题貌似果然应该还是回到祝寿上面来。

    今天天气不错,马刺以全替补阵容憾负湖人队...偏题是不对的大家都知道,就不多说了

    我该说什么呢?我们现在要多远有多远,因为时差的关系也没法很规律地交流,中文短信交流什么的真的是上个年头的事情了,我能知道的,不过是你新买了个touch容量很大而已啊。我这方面的信息就更少了,基本上都是些蛋疼的消息,因为生理上的原因没法拉姑娘一起疼(Cecily那天大喊:脸蛋!- -)怎么说,暑假见面后会好很多吧。但实在感觉不到我们之间关系会有任何进展,变化,退步的预兆,也许几年下来,已经调整到了一个很平衡的区间之内了吧。我觉得这是一个挺不错的进退自如和谐共进的境界啊,不知道你怎么想。

    ps:

     

    生日快乐,有点想念你。

  • 我告诉他

    如果他朝思暮想的那个姑娘能够在宝贵的大学四年生涯中,长胖,长残

    那么他的病症就能在未来的岁月里得到一劳永逸的解决

    可是最近我借了他的校内侦查了一下敌情

    发现事态正在向反方向迅速地发展......

  • 《芙蓉镇》是高中时候读了的小说,当时就是冲着追溯第一届茅盾文学奖去的,一边读一边嗅着那扑鼻的乡土气息一边心情起起落落,时代沉浮,命途多舛,人也是,镇也是,然而这种虚华的对于苦难的形容词在面对我们国家那个年代变革中百姓所受的剧痛总是显得贫乏无力,被批斗,被打压,被折磨,太多的文学作品在追溯这段历史的时候都有着不逊于《芙蓉镇》的描写。余华《兄弟》里面那颗钉入脑门的长钉,张之路《第三军团》中红小兵的叫嚣痛殴,都以接近真相的方式让我们见到了所谓之革命的残酷性,“有命不去革,活着等于零”,那个年代,很狂热,很可怕。

    《芙蓉镇》的笔触应该说是跨越了70年代,连通了6080年代的,它将芙蓉镇的美,恬淡在过去搭建了起来,又在风暴中将它彻彻底底地焚毁,坠之于无明的深渊,直到风雨过去,天光乍现,万籁复苏,有激起了小镇的生气。如同汪洋小舟,芙蓉镇在泱泱大国中算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偏僻小镇,它仿佛远离政治却被政治氛围的转换折磨得死去活来翻来覆去,一方面展示了所谓革命之普遍广泛性,一方面,也是种以小见大的感官刺激,一个芙蓉小镇有多少个真正的野心家,黑五类,走资派,反革命?然而风暴一来,什么都有了,成分一划便是忠奸乍现,大会一开就是黑白分明,然而这不是一种愚昧而粗鲁的鉴别,而是一种关乎信仰的辩论,当我们信仰的真理与国家意志所违背时,你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做什么样的人,各个说法各态人生,《芙蓉镇》都能寻到一些典型。

    在政治立意上,古华采取了一种客观与理智的态度,如他在小说中所说:“中国大地上出现的这场现代迷信的洪水,是历史的产物,几千年封建愚昧的变态、变种。不能简单地归责于某一位革命领袖。不要超越特定的历史环境去大兴魏晋之风,高谈阔论。需要的是深入细致的、冷静客观的研究,找出病根,以图根治。”比起那些愤怒的否定,这种态度颇有高瞻远瞩的肚量,这不仅体现在这段描述中,更蕴育于芙蓉镇本身的形象中,它历经巨变本色如故,吊脚楼并没因为曾藏污纳垢而拆,胡玉音也未被批斗折磨而毁,他们的存活,这种吹尽狂沙之后的留存,显得淡定,从容,高洁,这种平淡的背后,有对生命的顽强执着,也有与时间的漫长对峙。

    按照作者的说法,《芙蓉镇》最初发端于一个寡妇平反昭雪的故事。自然,随着情节人物的犬齿交错,作品本身早已不局限于此。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听到一些话语,鼓励我们反抗命运,争做命运的主人,《芙蓉镇》不是这样的一个故事,他们的苦乐,他们的幸福,由外物赐予,由外物没收,在这种被动下,等待已经成为了最强的反抗。相较之下,杰克伦敦的《墨西哥人》以一种更壮烈的方式完成了个人英雄主义对这种规则的颠覆,对比来读,感触就更深切了。

    芙蓉镇说的是湘乡故事,却是一曲放之四海皆准的严峻的乡村牧歌,严峻二字出自作者的自序,读完之后,所言非虚。

  • ... - [动笔]

    2009-05-10

    Tag: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