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2013 - [心血来潮的说话]

    2013-02-02

    Tag:

    最近依然在看<看见>,越读越慢,但是觉得这本书深度和说理都有一种很自然的适可而止,不说破,不说尽,绵绵不绝意味悠长,就像柴静的节目一样,我依稀也记得小时候她的新闻调查那种更加非黑即白不破不立的尖锐和现在<看见>里不卑不亢地观察与点到为止的情绪.大概算是种好事吧,以前对传媒学新闻什么的还有一点兴趣,如今完全荒废了,看到柴静书中对于记者作用的讨论,自己也再也触发不出更多的想法.也或许几年前还敢说上几句,现在就不敢了.

     

    这个学期一直很忙,虽然是尾声但是课业的负担一点不见轻松,和声学得极为被动,基础差,学什么谱曲的技法都比别人慢都比别人笨拙;没受过专业的训练,耳朵听不出和弦的阶数,上课好比抓瞎.周三晚上写作业写得气闷,想着放弃,还埋怨自己,但平心而论自己投入的时间也少,非奇迹出现也不可能就突然开窍.

     

    总之不影响我欣赏, 没关系.

  • 擦,新学期来了,放假结束了

    想了想从27号回到新奥尔良足足也有两周,自己做了些什么也不甚了然。大概最大的成就是把第二次OG在室友电视还掉之前通关了......63关的游戏就这么被我半个月断断续续地拿下了......唉,真想喷自己。但一个人的这些时间这款久违的机战确实也填补了我很多的无聊时光,大概如此,过去过去了也不愿再追究了。

    也许我该传一些照片,很久没有拍照了,放假也算去了扭腰看了马刺比赛什么的...

    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学期GPA是多少了...找到工作或者申上研究森了谁还在乎最后一个学期G点呢...

  • 其实最近一件事情一直没有提起

    一个去年毕业的会计系的学姐,在校期间非常照顾我,前段日子和男友迁去了纽约开始新生活。去了一段时间后,她男友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帮忙录一段视频准备在他求婚的时候放,于是乎,我就录了一段视频过去,两三周后,学姐来电,说已经答应了求婚,月底领证。

    我跟学姐最熟的时候是1年半前,学姐比我大5岁又是本家,我以姐相称,期末时候我们在商学院大厅里自习到2点,直到学姐当时的男朋友来接她(那时我就变成拖油瓶了)现在想起来确实时光飞逝,学姐已经跟另外一个男子约定终生,不断地寻找,磨合,匹配,大概就是学姐她26,7岁年龄时候最务实的感情状态的描述,又及,上面那句话,毫无暗喻学姐结婚是草率的。

    还有一件事

    高中同班同学抱了儿子,那天在人人上看了照片,同学那种会心的,为人父的笑,和高中那个我瞧不起的二缺判若两人。非常的好,非常的好。

    大家都这样交着好运笑着生活下去多好。

     

  • 在明早8点自己还没怎么复习的情况下,打下这个想写很久的标题,一来是因为不敢直面明天考试的惨烈局面,二来也怕自己再不文艺一把又得精神破产(瞧瞧这半毛钱的自尊啊...)

    今晚打算熬夜

    马刺横扫了爵士

    好样的。